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丹青

天气已经渐渐转凉,乌云密布天空,一丝凉风袭来,吹的人一哆嗦。

  我紧了紧衣领,感觉不在那么难受了。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古镇,突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但是我却再也回不到过去,回不到那个单纯充满幻想的小女生了。

  又一阵凉风吹来,带着湿润的泥土气息,虽然已经抓紧衣领,凉风还是无情的灌进衣内,赤裸的胸部被凉风一吹感到丝丝麻意,两颗乳头不自觉的挺立起来,同样真空的下体也感到湿湿黏意。

  该死的,我恨这样的自己,那个只想着谈场恋爱、毕业后结婚生子、平淡而又温馨生活的自己哪里去了?仰头望着古镇前的丹青树,它还是一如既往的繁茂,如鹅掌般的叶子已变作墨绿色,随着凉风轻轻摇摆,发出「哗哗」的声响,不同的是那嫩绿色的新枝上又长出了新的花苞。

  记得上次见这颗丹青树开花还是我九岁那年,只是那时开的花朵是浅蓝色的,父亲说过这颗丹青树在村落形成时就已经存在,那时附近每个村镇中都有一颗丹青树,每年的四月九日村民们都会围绕着丹青树展开一场盛大的祭祀。

  巫师们都带着红色面具,有妩媚妖娆的女性角色,也有怒目獠牙的男性角色,随着鼓乐响起,巫师们边跳边唱。

  女巫们唱腔婉转,舞步轻盈,柔美细腻;男巫们唱腔质朴,舞步骄健,粗犷豪放。

  一是充满阴柔之美,一是充满阳刚之气。

  这场祭祀活动一直持续到午夜时分,燃起的篝火照亮了半个天空。

  到达高潮时所有人都跪倒在丹青树下,向它祈求祷告,丹青树则会将人们的祈祷传达给祖先,这时满树的花蕾都会绽放,开出红艳艳的花朵,仪式中的人们无不心迷神往,此时仿佛天地人合为一体……「啪嗒」一滴雨水落在脸上,我仰头看天,云层好像更低更黑了。

  随着岁月的流逝,丹青树已经不再轻易开花,就算长出花蕾,也会慢慢掉落,有时偶尔开花也不再是以前的火红色,而变成了或蓝或绿的颜色,附近几个村镇的丹青树不知什么原因都相继枯萎了,现在只留下了这一棵丹青树看着云卷云舒,如迟暮的老人一般孤寂的生长着,人们也像忘却祭祀一样,早已忘却了这棵丹青树……「啪嗒~啪嗒~」更多的雨滴随着凉风落了下来,一场暴雨眼看就要来临。

  小时候也问过母亲,为什么给我起名叫丹青,母亲则说在我出生时这颗丹青树开花了,不过却是绿色的,远远看去和树叶混为一体,很难分清,但是父亲很高兴,说这是吉兆,于是就给我取名叫做丹青。

  「啪嗒~~啪嗒~~」一阵凉风吹来,雨水随之从天际掉落下来。

  下吧,下的更猛烈些吧,让雨水冲刷我这具肮脏的躯体吧,连带着我的心灵也一起冲刷,只要能让我回到过去。

  我望向丹青树,在风雨中丹青树像位老人一样慈祥的看着我,丹青树啊,是你看着我长大的,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吗,我心里默默的向丹青树诉说。

  「哗哗~」只有树叶摇摆的声音。

  丹青树,连你也瞧不起我吗。

  「哗哗~」

  丹青树,求你帮帮我吧……

  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我的眼睛渐渐的模糊了。

  「丹青~明天就要去军训了,要半个月见不到你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哦。」铭佳一边帮我整理着行李一边说到。

  「嗯,放心吧,老公,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我懒洋洋地趴在被窝里,看着心爱的人给自己收拾东西,感觉好幸福。

  昨晚和铭佳聊到了半夜,聊到情浓时又亲热了一番,用铭佳的话是临别炮。

  不过我还是觉得他每次都说打炮好粗俗,抗议了几次都无效后就随他说了。

  马上就要军训了,只可惜铭佳已经大二,不能陪我一起去了,心里还有点小难过。

  「丹青,东西都收拾好了,你看看还少东西吗?」铭佳笑嘻嘻的来到床边一下子掀起了被子,一只手攥着我的乳房,一只手揉捏着我的屁股,时不时还伸出手指捅一捅我的小穴,搞得我痒痒的。

  「啊~~老公,不玩了,都几点了,今天还想出去逛街呢。」我作势要咬他的手,可是他知道我不会下狠手,还是我行我素,大手更加的放肆起来。

  抓乳房的手伸出手指轻轻地捏弄着我的乳头,左半圈、右半圈、又提又拉,下面的手更是伸出手指捅进了我的小穴,进进出出,还不时的用大拇指揉搓着我的阴核。

  被铭佳这样一阵爱抚,我浑身软绵绵的,被戏弄处更是像有电流般酥酥麻麻的,下体已经传出「吧唧~吧唧」的水声,最让人羞愤的是铭佳全程都笑眯眯的看着我的反应。

  「不来了,不来了,你欺负人。」

  我一只手捂住眼睛,一只手抓住铭佳的手往外拔,可是我哪里是他的对手。

  「小可爱,又害羞了,你身上哪里我没看过。」铭佳坏笑地说着,将我翻了个身,趴到了我的身上。

  掐着乳头的手指更是向上一提,将乳头拉的长长的,整个乳房都跟着被提了起来,我的心仿佛也被抓住提了起来。

  「啊~~坏老公,啊~真的不来了。」

  我抗议道,可是感觉到铭佳渐渐翘起的下体,我知道不可能了。

  「来,帮我撸撸,一会再来一炮。」

  铭佳的大手抓住我的小手放到了他那根小兄弟上,我配合着抓紧,随着老公的大手套弄起来,感觉手里的肉棒越来越硬,青筋凸起,我伸出手指摩擦着老公的龟头,我知道老公最喜欢我这样爱抚他的小兄弟了,果然不一会我的手里就湿湿黏黏的了。

  呵~臭铭佳,叫你欺负我,我也不让你好过,想到开心处手就不自觉的攥紧了些。

  「啊!老婆,你要谋杀亲夫啊?」

  「哦~不好意思,老公,这样可以吗?」

  知道不好我赶紧松开一点攥紧老公命根的手,轻轻的爱抚起来。

  随着我的套弄,铭佳的肉茎流出了更多的粘液,攥在手里感觉像是一根烤熟了的大肉虫,还不时一跳一抖的。

  想到一会又要被他欺负了,还有点小激动呢。

  正在我翻小心思时,铭佳从我身上爬起,抓住了我的两条腿,大大地分开,不等我阻止就低下头去含住了我的花穴。

  「啊~~!老公~~不要~~」

  我伸出手想要推开他的头,可是铭佳又舔又吸,我的力气仿佛都被他吸走了,半分也使不出。

  「啊~~啊~~,老公~~」

  我娇羞的喊着,声音又小又媚,说是拒绝,可是娇媚的声音一发出,铭佳舔地更起劲了。

  吧唧~~吧唧,一连串的吸水声从下体传来。

  「啊啊~~啊~~」

  这时铭佳有力的大手掌从我的腿弯穿过,一把抓住了我的乳房,一下一下的揉搓起来。

  铭佳曾说过他最喜欢我的这对乳房,大的像皮球一样,又软又有弹性,看着就想干我。

  当听他坏笑着这样说时,我如一只发怒的小猫一般瞪着他,小拳头如雨点般落到了他身上。

  可是我的内心还是有点小骄傲的,哼~喜欢就喜欢,干什么说出来。

  吧唧~~吧唧,铭佳越舔越深,舌头更是深入到阴道中舔弄。

  「啊~~啊啊~~老公~~不要~~快出来~~」我感觉有千百只小蚂蚁在下体乱窜,一股股电流顺着下体传遍了全身,只想让铭佳再舔深一点,再用力一点。

  可是这样说感觉好羞人,好像个荡妇一般。

  「老公~~不要了,快出来,啊~~老公~~」铭佳这次终于把头擡起,色迷迷的看着我,喘着粗气说到「舒服吗?丹青?

  」

  我如释重负般喘了口气,紧绷的身体松弛了下来,可是内心却有一丝丝失落。

  「讨厌啊,老公~那里脏。」

  「嘿嘿,老公我不嫌脏,来~给我也舔舔。」

  说着老公握着肉茎跪到我身边,想要把那根还流着粘液的坏东西放到我的嘴里。

  「啊!不要,拿开啊,脏。」

  我条件反射般逃了开来,握紧了小拳头躲到了床边,如临大敌一般。

  铭佳好几次想要让我舔他的下体,有一次甚至抓住我的手后强行将肉茎伸到了我紧闭的嘴唇上,最后在我流下委屈的眼泪后才收手,那次我有三天没有和他说话。

  「好啦好啦,知道你怕脏,来小兔兔,咱们干点正经事。」铭佳没有再强求我,而是色迷迷的爬过来抓住我穿着白棉袜的小脚,又把我拉到他身边。

  这时我仰躺在床上,小脚丫被铭佳攥在手中不停的抚弄,他还抓住我的小脚放在鼻子上又吸又舔的。

  每次做爱,铭佳都会让我穿上白色的棉袜,他说这样光溜溜的只穿着袜子看起来好兴奋,干起炮来更起劲。

  而且他还喜欢闻我没有洗过的脚,尤其是夏天运动过后,人家要洗脚上床,可是他却抱着我到床上后,贪婪的闻着我穿白色棉袜的脚丫,他说有一股少女的体香。

  我知道根本没有什么体香,只是这只大色狼的变态爱好,每当这时我也只好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了。

  现在我的小脚丫被铭佳弄得痒痒的,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呵呵~~不来了,不来了,大变态。」

  铭佳则做出一副神往的表情,「香,真香,老婆的小脚丫最香了。」我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大变态!」「嘿嘿~大变态老公要向小绵羊开炮咯。」说着铭佳一下子骑到我的身上,一手绕到我的脑后,擡起我的头和我亲吻起来,一手扶着肉茎在我的小穴上摩擦,没一会就插了进来。

  「嗯~~」

  我闷哼了一声,感觉下体被肉茎涨得满满的,说不出的舒服,我两手不自觉的抱紧了铭佳。

  慢慢地抽插几下后,铭佳加快了速度,像个电动马达一样快速的抽插起来,从下体处传来了「啪啪~」声。

  听着「啪啪~」的撞击声,感觉着铭佳火热肉茎不断摩擦着肉穴,我的欲火越烧越旺。

  每次抽出都像是抽走了我的灵魂,让我有一种灵魂出鞘的眩晕感,而每次插入则像是重重地撞击着我的心灵,让我有一种从悬崖跳下的刺激。

  「啊~~啊啊~~啊~~」

  随着铭佳的插弄,我情不自禁的呻吟着,两只手紧紧的抓着铭佳的后背,生怕他从我的身体中滑出。

  再深一点、再大力一点,我的内心不断的呐喊着。

  不断地抽插,不断地加速,铭佳像是不知疲倦的火车,高速向前。

  「哦~~~」

  铭佳大力地挺送了几下后,将肉茎狠狠地插入了我的小穴深处,一抖一抖的颤动着,只感觉他的肉茎像充气似的又胀大一圈,将我的花穴塞得满满的。

  我知道铭佳现在已经射精了,感觉心爱的人在自己体内爆发有一种水乳交融的幸福感。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谁也不愿意分开,感受着彼此的呼吸。

  渐渐的感觉花穴中的肉茎变小了,仿佛一股液体顺着花径流出。

  「舒服吗?丹青。」

  铭佳慵懒地问到。

  「嗯」

  我轻轻地回答。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舒服指的是什么,但能够让心爱的人开心我就很幸福了。

  「团结就是力量,预备~~唱!」来到军训基地已经三天了,这三天来每天都是队列训练、站军姿、内务整理……几天下来早就把初来的新鲜感磨没了,今天倒还轻松点,为了能在汇报演出的晚会上有所出彩,现在每个连队都将训练时间缩短了一些,唱起了红色歌曲。

  现在吴连长正带领着我们女兵连唱歌,听着一群娇惯的小花莺莺燕燕地唱歌,吴连长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都大声点!没吃饭吗?」

  吴连长大声的喊道。

  「……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被吴连长吼过后,唱歌声陡然加大了一点,可是没过多久又变得软绵绵的了。

  「邵丹青,你来唱一首《五星红旗》。」

  吴连长点名点到我的头上,他知道我是班级里的文艺委员,所有每次唱歌间歇,总是在让我唱一首歌来带动大家唱。

  倒霉,我心里想,这两天练队列喊口号喊得我的嗓子都快哑了,还要再加唱歌曲,命苦啊。

  被点了名也只有咬着牙唱了。

  「那是从旭日上釆下的红,没有人不爱你的色彩……」不知为什么,唱着歌时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可是视线范围内又找不到人影,真是奇怪。

  「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为你欢呼我为你祝福,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

  」

  一曲歌毕,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

  「好,现在开始队列训练。起立!」

  吴连长又大吼起来。

  啊~我还没休息呢,真是命苦啊。

  「丹青,今晚你来站岗哦,晚上十二点我会接替你的。」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在饭桌上班长小雯安排了今晚的值夜任务。

  「好的,你放心吧。」

  一个训练营,哪里来的坏人,还要走形式搞个站岗任务,我心里抱怨着,有这时间还不如好好睡个觉呢。

  「丹青,记住啊,今晚的口令是‘红旗’,回令是‘飘扬’,不要忘记哦。

  」

  「哦哦,知道了,保证完成任务。」

  我小鸡啄米般点头回答。

  ……

  阿嚏~我揉了揉鼻子,还真是凉啊,现在已经九点半了,熄灯号已经吹过了有半个小时,军营里静悄悄的。

  周围只有几只蟋蟀在夜鸣,擡头望着干净的星空,感觉自己真的好渺小,在浩瀚的宇宙中只有这颗蓝色的小星球有着潮起潮落、人来人往,逃出这颗星球我们将去向何方,寂静的宇宙中不知道还有没有容身之地。

  还记得儿时夏季夜晚,父亲母亲带着我在丹青树下看星空,墨蓝墨蓝的天空笼罩着大地,无数的星星像是一颗颗钻石缀在巨大的画布上,一只只萤火虫闪烁着荧光,如绿宝石般飞舞在夜色中。

  他们指给我看仙女座、半人马座、大熊座……讲给我听那些神秘的传说,丹青树像一位老者一般静静的聆听着我们的对话,不时传来‘哗哗’的树叶摇摆声,像是在回应着我们的对话。

  父亲告诉我,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向丹青树说,他会听懂的,丹青树会一直保佑善良质朴的村民的。

  正在我沈浸在回忆中时,听见脚步声传来,只见一个人影从楼内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走近了我才看出原来是另一个学院的女生,好像叫齐美璐,同学们都喜欢叫她阿美,是个地道的大美女,这么晚了她要去哪?我有些好奇,哦~不对,我在站岗,应该问口令的。

  「站住,口令。」

  「啊~~口令,什么口令?」

  阿美一脸迷糊地看着我。

  这时我才发现阿美只穿了一件睡衣就出来了,隐约看出好像没有穿内衣,胸部鼓鼓的,奶头若隐若现,睡衣下摆只到大腿根,雪白的大腿光溜溜的,小脚丫上只穿了一双人字拖。

  这也太夸张了吧,就算这栋楼里只有女生也不要穿的这么暴露啊。

  我的大脑跳空了那么几秒,回过神来发现阿美还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我,我才反应过来应该继续问口令。

  「就是今晚进出军营的口令,你们班长没有告诉你吗?」我又进一步提醒。

  「哦,想起来了,是‘红旗’。」

  阿美挠着脑袋回答。

  「我可以过去了吗?」

  「嗯,过去吧。」

  阿美刚走出不远,我才想起她还没问我回令呢。

  「等一下,你还没问我回令呢。」

  我焦急的追上去说。

  「啊?哦哦哦,对的,还有回令。那我现在问了,回令。」「飘扬。」这次我们两个都松了一口气。

  「你这么晚了要去哪?」

  我好奇的问。

  「嗯~~我要去医务室,肚子有点痛,去拿点药。我先走了啊」说着阿美就匆匆的走了,隐约可以看见她的小屁股走光了。

  哎,真是的,大晚上的,说什么好啊。

  不过她肚子痛还走到那么快,我越想越不对,那个方向不是医务室的方向啊,这个阿美,竟然骗我。

  ……

  本来想等阿美回来戳穿她的谎言,看他是不是去会情郎了,可是这都十点半了,阿美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算了,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我顺着着阿美离去的方向寻找着,当走到仓库区时发现那里的一间房子还亮着灯,阿美会不会在里面呢?我好奇地向那里走去,越走越近,隐约听到一些呻吟声,越近声音约清晰,我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烧,这种声音明显是爱爱时发出的。

  这个阿美,骗我说肚子疼,竟然跑到这里来干羞人的事,真是小色女。

  我站定了,听着隐约的呻吟声,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过去,理智告诉我不要过去,这样偷窥是不好的,可是心脏却砰砰跳得厉害,感觉有双无形的手在拽着我向前走,终于我忍不住走向了那扇门。

  门口处的声音更加清晰,那一声声婉转惆怅的呻吟声叫的我的心脏加速跳动起来,感觉整个脸像烧着了般滚烫,两腿不自觉的扭动着,明显感觉到有液体流了出来。

  天啊,这是只有在铭佳对我坏坏时才有的感觉,我这是怎么了,好羞人啊,要是让人知道可怎么办啊。

  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不想离去。

  最终我鼓足勇气,蹲在地上轻轻的推开了个门缝。

  室内的景象简直叫我大吃一惊,我捂着嘴差点就叫了出来,整个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了,脚下一软就坐在了地上。

  只见室内灯光明亮,周围货架上摆满了一排排的绿色木箱,一面面旗帜码放角落,绿色的苫布盖着一堆堆器械,这一切还算正常。

  而在靠近门口不远处的一排木箱上铺着几块厚厚的垫子,垫子上面的场面是我做梦也不会想到的。

  几个精壮的男人光着身子,手中套弄着丑陋的肉茎,围在垫子周围,垫子中间一个女生赤身裸体的被几个男人夹在中间。

  此时那个女生正躺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让我不敢相信的是男人的那根肉茎竟然插进了女生的屁眼。

  而女生的雪白的双腿则被上面的男人抓住大大地分开着,另一根肉茎正在女生的阴道中进进出出,天啊!这怎么可能。

  我完全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爱爱方式,整个脑子一片空白。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啪啪~~」

  女生的叫声和肉体撞击声不断的传出来,暂时把我带回了现实。

  这时,一个男人抓着女生的头发将她的头擡起,一下子将肉茎插进了她的嘴里,女生发出了「唔唔~」的声音。

  这一下我看清了,那就是阿美无疑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完全懵住了。

  我的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喘着粗气,突然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完全没有声音的世界,一切都变慢了,室内的画面像是无声的慢动作电影。

  两个男人耸动着沾满粘液的肉茎一下又一下地在阿美的阴道和屁眼插入又拔出,两对小锤子般的睾丸不断拍打着阿美的丰满的臀肉。

  阿美雨后花朵般的阴唇被肉茎带出又推进,像是和两根肉茎结合到了一起,一股一股透明液体从结合处往外溢,在灯光下晶莹透亮。

  男人们狰狞地笑着,嘴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阿美表情既痛苦又妩媚,嘴巴里的肉茎深深地插入、缓缓地拔出,阿美的嘴角流出了一道粘液,摇摇摆摆地挂在下巴上。

  又有两个精壮的男人走上前去,一人抓住一个大乳球开始变着花样地揉搓起来,还不时将流着粘液的龟头在阿美的乳头上蹭来蹭去。

  周围的裸身男人说着笑着,有的抽着烟,有的撸着肉茎,都兴奋地看着垫子上的几个人表演。

  正在肏弄阿美的两个人加快了速度,两根肉茎已经变成虚影在阿美淫靡的下体进进出出,最后两根肉茎死死地插入阿美的体内,两对耷拉的睾丸一上一下地收缩着。

  当两根肉茎拔出时,两股白色的粘液从阿美湿泞的阴道和张开的屁眼里流了出来。

  两个浑身汗液的男人从阿美身上下来,又有两个健壮的男人挺着大肉茎将浑身被液体染的油亮的阿美夹在了中间,两根肉茎迅速地插进了阿美的屁眼和阴道,又开始了新一轮抽插。

  插入阿美嘴里的大肉茎猛地拔出,男人大力套弄着黑亮的肉茎,一股股精液从大龟头中喷射到阿美的脸上、头发上,白色粘稠的精液顺着阿美漂亮的脸蛋缓缓流下,阿美皱着眉头,伸出纤细的手指将一道道精液刮下,含入嘴中吸吮着。

  不等阿美清理干净,又有两根大